中医汇——汇聚中医药资源,传承中医药事业!
搜索
搜索

维药

维药维药(2)
维吾尔医药是祖国医药学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也是伊斯兰医药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几千年来维吾尔族人民在防病治病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应用植物、动物、矿物防病与治病的实践经验和生产技术,并逐渐形成了独具维吾尔民族文化特色的药物学。历代不同时期的维吾尔药物学除了论述药物的药性理论、临床功效、主治病症、用药法则、炮制和制剂方法外,还包括药物的来源、产地、栽培、采集以及形性品质、真伪鉴别等生产方面的知识。

快速导航

中文名
维药
定 位
祖国医药学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全 称
野生类有
阿魏、锁阳、大芸

维吾尔医药是祖国医药学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也是 伊斯兰医药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几千年来 维吾尔族人民在防病治病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应用 植物、 动物、 矿物防病与治病的实践经验和生产技术,并逐渐形成了独具维吾尔民族文化特色的 药物学。历代不同时期的维吾尔药物学除了论述药物的 药性理论、 临床功效、主治病症、用药法则、 炮制和 制剂方法外,还包括药物的 来源、 产地、 栽培、 采集以及形性品质、真伪鉴别等生产方面的知识。

简述

维吾尔药是维吾尔医防病治病的物质基础,也是能否保证维吾尔医疗效的重要标志。丰富的天然资源又是维吾尔药材的主要来源。维吾尔药自我国 秦 汉以来,经历代医药学家深入研究,不断增补和完善,据文献资料记载的就有1000多种植物、动物、矿物药材,其中最常用的有450余种。维吾尔医药与我国 汉族 中医药、古埃及、 印度、古 希腊、古 罗马、 阿拉伯、 波斯等国的医药学又有着密切的联系,因此,维吾尔药资源具有在 北非、 南欧( 地中海)、 亚热带及 北温带分布的规律。我国 新疆属北温带地区,药材资源有:

植物类药材

1.野生类有: 阿魏、 锁阳、 大芸、 雪莲、 甘草、 贝母、 麻黄、 紫草、 菊苣、 阿里红、毒 参、藏 茴香、刺山柑园柏、欧洲鳞毛蕨、华松罗、旱梅衣、 石花、 车前、 天仙子菟丝子千叶蓍、 茵陈、一支蒿、牛至骆驼蓬刺糖、心草、药蜀葵, 睡莲、 水菖蒲、 茜草等约70种。

2.栽培的种类有: 小茴香、 孜然、洋茴香、阿育魏、 芹菜、莳罗、黑种草、草 红花、 西红花、芫荽、罗勒、药 西瓜、菘兰、 玫瑰花、薄菏、巴旦杏等30多种。

动物类药材

海狸香羚羊角、 牛黄、 鹿角、 鹿茸、 熊胆、 雪鸡、 环颈雉沙鸡、 蝮蛇、 湖蛙龙虱、家 蟋蟀、全 蝎 等30多种。

矿物药类

大青 盐、 水银、 朱砂、 石膏、 白矾、 硇砂、 密陀僧、 玛瑙、 滑石、 硼砂、 磁石、 雌黄等约20种,合计150多种,约占维吾尔医常用药材的30%。

内地维吾尔药材资源主要分布在我国 长江以南的 广东、 广西、 福建、 台湾、 海南、 云南、 四川、 江苏、 浙江等省区。这些省区属 热带、 亚热带地区,主要有 黑胡椒、 白胡椒、 荜茇、 诃子、 阿勃勒余甘子、 干姜、 姜黄、 莪术、荜茇茄、 沉香、 西谷米、 柠檬、 枸橼、 椰子、 香茅、 巴豆、 马钱子肉豆蔻、 槟榔、 草果、 丁香苦楝子、 肉桂、 高良姜土茯苓骨碎补、 大黄、 黄连、 木香、 香附等180多种,约占常用药材的40%。

维吾尔药材在国外主要分布于北非的埃及、南欧(地中海一带)、 亚洲 阿拉伯半岛、 伊朗、 中亚、印度、巴基斯但等国家和地区。主要药材有: 安息香苏合香、香没药树、洋 橄榄、 血竭、 乳香、 没药、 没食子、马钱子、沉香、海 葱、茄参蜜蜂花、 海狸香、龙涎香、洋乳香、浆果 红豆杉破布木果、洋菝葜、药喇叭根、 番泻叶、欧细辛、 檀香、西青果、沙龙子、欧 当归、印度当药、西黄芪胶、非洲醉茄、亚麻车前、尤太石等150多种,约占维吾尔医常用药材的30%。

随着现代科学技术进步,维吾尔药研究手段的不断更新和改进,所取得的大量的新的研究成果,亟待系统的全面的总结。同时也要使传统的维吾尔药材走上科学化、 标准化、 规范化、 商品化和 产业化的道路,目前已制定出《维吾尔药标准》,从而进一步推动了维吾尔药材的开发应用。目前全疆各地维吾尔医医院和从事维吾尔医药研究和生产单位,应用现代高科技研究手段研制出许多疗效显著的新制剂约100多个品种,其中,祖卡木冲剂、阿纳尔糖浆、库乌提艾拉壮阳口服液、斯亚坦生发油、健胃药茶、克孜勒古力糖膏、复方爱维冲剂、麻迪提里阿亚提丸、 驱虫斑鸠菊注射液、菊苣注射液、松布力口服液、香青兰糖浆、 痔疮膏、昆都尔蜜膏、雪莲蝮蛇液、则合莆片、白孜软膏等20多个品种已取得了生产批准文号。为了进一步贯彻落实 卫生部卫药发(1993)第64号文“关于制定民族药部颁标准的通知”精神,加快维吾尔药品标准制定工作的步伐,争取使维吾尔药品部颁标准能尽快颁布实施。因此我们选择了临床应用历史悠久,疗效确切,基源清楚,具有维吾尔民族特色,在维吾尔药品中有代表性的,又有推广价值的药品作为部颁标准的起草品种。无疑,维吾尔药品部颁标准的颁布和实施将会大大地促进维吾尔医药学的发展。也是弘扬 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壮举,是发掘、整理、发展、提高维吾尔 民族医药文化的迫切需要,是时代赋予我们的重要历史任务。

古代维族祖先的医药学基本理论,早已在公元前4世纪前形成,认为整个 自然界以至整个 宇宙的基础是由 火、 气、 水、 土四要素的矛盾和组合而构成;而人的生命是由自然界中四要素的组合才得以形成,同时也是在其经常的、直接的影响下才能得以维持的。这一唯物的自然观,后来被古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所接受,成了他们整个医药学观点的基础。希波克拉底青年时代曾生活在 黑海北岸的塞种人中间,他在奠定他的整个医学观点的基础的《空气,水和土》一书写到自己曾是受益于塞种人的医药学。在培里克斯时代,塞种医师和 巫师在希腊很受尊敬。古希腊医学著作被译成 阿拉伯语以后,其四要素学说就正式成为以后时期的阿拉伯医学、中亚医药学的基础理论。公元前400多年前 塔里木河流域 绿州的哈孜巴义编著茴香、堇香、番泻叶、伤食、食盐等312种草药、动物药及矿物药性味、功能、主治的药书,曾吸引了古希腊医学家非拉图的来访使者,希腊国王为得到《药书》,许诺为 塔里木于阗(今 和田)人建造官殿。《 素问·异法方宜论》记载:“西方者,金玉之域,沙石之处,天地之所收引也。其民陵居而多风,水土刚强,其民不衣而褐荐,其民华食而脂,故邪不能伤其形体,其病生于内,其治宜毒药,故毒药者,亦从西方来。”说明古代维族祖先早就了解药物的治疗作用。况且,应用 毒药(强药)是用药水平的较高阶段。 西汉 张骞出使 西域,带回了许多西域药材,其中包括 胡桃、胡 蒜、 胡豆、 石榴、红花、 葡萄等。中原最早的药物学专著《 神农本草》就收载葡萄、胡麻、 硫黄、 鹿、 羊角等西域药材。《 史记》中记载康居国的“浮苡草”,悦般国的“ 止血药”, 龟兹国的“硫黄、雌黄、胡粉和沙盐绿”等。《 隋书·经籍志》医方类有书256部,其中5~6部是西域名医著,如:《西域名医所集要方》4卷等,可惜早已失佚。其中有几部是龟兹国(今 库车)名僧鸠摩罗什(公元344~413)所译著。他于383年开始传教,并译 佛经,也翻译了佛教医学著作,其中包括他母亲 耆婆(龟兹国王妹妹)的《耆婆五脏论》等。从《神农本草》到唐代《 新修本草》共载850种药,其中首次增添的114种药物中多数是西域地道货,如:胡桐泪出车师(即龟兹),绿盐出焉耆,硇砂出西戎(西域别称),阿魏出 昆仑等。《于阗医学文献》,两份保存基本完好的梵语韵体的医学文本译本是Ravigupta的《Sid-dhasaya》和《Jiyakapustaka》。这些文书的两本摹写本已为贝利刊布在《于阗语规范》里。于阗医学文献发现于古代于阗国早期的祠堂和寺院的遗址上,这些资料的大部分现都保存在 德国等国各 图书馆。就目前所知,《于阗医学文献》和其他于阗资料一样都出自于7~11世纪。文献中记述的治病的药方和药物,有的是应用 葡萄干的药方。况且,在此以前流行于公元4~5世纪前鄯善、于阗和龟兹古代王国的去卢文医书中曾记载的 肿胀, 结节病, 疥癣,怀胎,流胎,肌肤洁白,目洁眼明,及药物中的 酥油、 葡萄酒、石榴、茜草、胡椒、姜、小豆蔻、沙糖等都和今天维医学的病名,药方基本相同。

公元8世纪,唐天宝年间,于阗古代维吾尔名医比吉·赞巴·希拉汗应聘入 西藏,担任王室侍医,曾将自己所著《医学宝鉴》《伤寒解义》《尸体图览》《甘露宝鉴》等10余种医书译成藏文献给藏王。藏王 赤德祖赞(704~754年在位)令人将书集中收藏,统一命名为《王室养生保健全书》。 吐蕃王朝第五代藏王 赤松德赞(754~797年在位)即位后,继续以重金延聘各国名医入藏传授医术,编译医药著作,发展 藏医药学,希拉汗曾与他人合写《汉地脉诊妙法》《消肿神方》《放血铁莲》《穿刺巧术》《养身晶珠》等30多部医药著作。他告老返回于阗前曾将有关人体解剖测量的书籍和包括诸论治疗,切脉秘诀等内容的医学巨著《黄色比吉经函》一起献给藏王。这些维医药著作对后来的藏医名著《 四部医典》的产生起了很大的作用。9世纪中叶后期,生活在 中国漠北的维吾尔族一部回纥,由于回纥汗国遭受饥荒和疾病,经济濒于崩溃,又为黠嘎斯所破,其大部分西迁,同原来就居住在新疆广大地区操焉耆、龟兹、于阗语的回鹘融合。公元9世纪左右的《回鹘医学文献》是反映当时 高昌(今 吐鲁番)回鹘王朝医学的珍贵资料,其内容包括临床各科疾病、治疗及 药方,疗法包括 食疗、 药疗、 理疗、冷热敷、 灸烙、放血、穿刺、清理伤口、 骨折夹板固定、 水疗、日疗及 精神疗法;药物中牛角、 尿、乳汁、羚羊角、斯迪系……牛、马、狼、 人和兔胆汁、麝香、海狸香、硇砂、胡杨胶、桑椹干、柴白檀香葡萄醋、黑胡椒、 芝麻、蒜和白铅粉等。隋唐时代,古代维吾尔医药曾经兴盛一时,远传至 西安和东南沿海口岸。 扬州是当时的商业城市,西域的僧侣、商人也 络绎不绝来到扬州。扬州高僧 鉴真和尚为到 日本去传教,因几次渡海失败,患眼疾失明,多方医治无效,后来曾请到一位西域回鹘医生给他做了手术后痊愈,重新起航去日本顺利地进行传教。由此可见,当时维医也有相当高的 外科手术技术。维吾尔著名 科学家、 哲学家、 天文学家、医学家法拉比(公元870~950年)有关医学的著作有十几部,有《论自然界》《论人体学》《论神经学》《器官的功能》《论自然物的热性、寒性,湿性、干性》等。他以四大物质(四要素)学说论证了自然界和人体生理、病理的变化关系。这不但对推动回鹘医学发展起了重要作用,而对他的间接学生伊本·西拿的《大医典》,甚至阿拉伯、中亚医学产生了巨大影响。

10世纪新疆处于 喀拉汗王朝时期,维族开始信奉伊斯兰教,为此新疆 阿图什设立了“麦德日斯·萨其也”(放光)学堂,它是包括医学专科在内的综合性科学院校。该校最著名的维医外科学家伊麻都丁·喀什格日是受人民尊敬的医师,他多次奔赴战场成功的完成了各种外科手术,他高超的医技和 人道主义精神,博得了国王博格拉汗的恩赐,奖给了战马和战刀。他著《注大医典》《中国菝葜》等专著。虽然,维吾尔族由于喀拉汗王朝中期开始使用阿拉伯字母的察哈台文,许多回鹘文医著未能保存下来,但从当时的《福乐智慧》《突厥语大词典》及 元代以后维医专著可验证有关回鹘医学大量资料。麻赫穆德·喀格里(1020~1080年)的《突厥语大词典》中记载的临床各科疾病,疗法及处方用药的格调与《回鹘医学文选》一脉相承,如:“给狂犬咬伤的人,服疯狗的脑就会好”,“对夜尿症,用 骆驼肉和大麦混做饭,食用就愈”、“若牙疼,硼砂、麝香混合放在牙上”等上百种疗法及药名。《福乐智慧》的作者优素甫·哈斯·哈吉甫(1009~1070年)不但以长诗形式颂叙了喀拉汗王朝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繁荣发展的崭新面貌,同时又用医学思想阐述了人的生、老、病、死与自然界四要素(火、气、水、土)及人体气质、 体液(胆液质、血液质、粘液质、黑胆质)的平衡有着密切的关系并介绍其治疗总则及20种剂型名称。12世纪初,西辽政权统治新疆至 蒙古时期,和田一位著名的维医学家阿老丁·穆罕木德·和田尼(1150一1222年)著“ZubdatulKawanilIlaj(治疗精华)”及“TibbiFitki(法医)”,手抄本一直流传至今。同一时期,维吾尔医名医贾马力丁·阿克萨依出生在和田 墨玉县阿克萨依村,他以本村名命名的维医专著《阿克萨依》于1899年在印度勒克瑙城正式出版,同时作为印度首都德里的伊斯兰医学院正式教材用到1929年。该书包括:维医基础理论、各科疾病及其治疗、药物及方剂等,是一部国内外享有很高声誉的维医药名著。

元代的统治阶级为了让更多的维吾尔(回鹘、回回、畏兀儿、哈喇鲁)人参政,并满足他们的要求,对回回医学也很重视,在大都和上都均设回回药物院,维药学家答里麻在1307年(仅19岁)任该院达鲁花赤(院长),回回药物院扩建为广惠司后,回鹘外科医生聂只耳是任该司的令君。据库车17世纪维吾尔名医《西日甫·本·佳马力丁·阿吉传》记载:库车著名维医药学家胡都优木汗·阿吉(1567~1658)1619年参与《回回药方》36卷的编撰工作。据住在合州钓鱼山(四川合州)县行医的著名军医赤海牙和布鲁米希的儿子医师爱薛(1247~1318年),均是元代维吾尔名医。《苏拉赫(明净)》是维吾尔科学家贾马勒·卡尔西(?~1322年)在喀什用波斯文撰写的维医学词汇为主的自然、地理、气象词典。同一时期居住在中原的维吾尔药学家萨德弥实有专著《瑞竹堂经验方》。维医营养学家忽思慧撰写的《 饮膳正要》是中国古代一部饮食卫生与营养学专著(关于萨德弥实和忽思慧的族别,目前尚有争论一一本书主编)。和田维吾尔名医毛拉·阿日甫(1556~1662年)著《DasturulIlaj》(医疗指南);明清时期,维医药学知识在汉族中医药著作中有了更多的反映。如:明代的《 本草纲目》中记载:阿魏、茜草、硇砂、胡黄连、胡麻、胡桃、胡葱、菠萝、茴香、红花、荜茇、刺糖腽肭脐、腽肭兽、返魂香、大尾羊、黄羊、驼、酪、醍醐、羚羊角、金、玉、玛瑙等100多种。也有众多维医名医著作问世,如:17世纪维吾尔名医木拉德·拜克著《AgirazTibbi》(医学之目的),18世纪莎车名医毛拉那·赛衣非的《木排日勒·库鲁比》,还有19世纪穆罕木德·热依木·沙·布瓦的《满百依·福瓦依》,赛依德·穆合塔尔·布拉克·拜克的《提比·西法》,霍加·热衣木·阿洪的《提比·充》,奥斯满·拜克的《夏拉依提·斯海提》,木拉德·拜克的《塔吉日巴提·提比也》,毛拉·玉素甫的《特日库力·依拉吉》,买买提明的《孜亚奥力·库鲁甫》及喀什名医拜德尔丁·苏皮·阿洪的《XifailKulub》(如意疗法),等等。

近代,喀什、和田、吐鲁番地区有过不少有名望的维医药学家,对维医的延续和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如:维医学家太吉力(1848~1927年)的医学专著《太吉力验方》,1899年于喀什出版。还有许多手抄本至今散失在一些维医家手中。他创办的医学堂,经他教授出的徒弟和学生中,许多是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维医事业发展的奠基人。如:喀什的玉素甫·阿吉,叶城的赛依汗,皮山的马苏·阿吉,和田的吐尔迪·阿吉等。维医药学经过2500多年漫长而艰难的积累,不但为东西方医药学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而且同时也吸收他们的精华,终于形成了比较完整的、独有特色的理论体系。即:四大物质学说、气质学说、体液学说、力学说、健康学说、疾病学说等解释人体与外界的相互辩证关系,创立了一套诊治疾病的治疗学说。

四大物质学说包括火、气、水、土;气质学说包括8种正常气质(热、湿、寒、干、干热、温热、温寒、干寒)和8种异常气质;体液学说包括正常体液(4种)和异常体液(4种);力学说包括生命力、精神力(12种)和自然力(7种);健康学说包括健康必须11种因素;疾病学说包括气质失调疾病(体液型及非体液型各8种)、形状改变型疾病、结构损伤型疾病及病级、病期、病危等;诊断学说包括七诊(即除了望、闻、问、切诊外还有尿诊、便诊和痰诊);治疗学说包括护疗、食疗、药疗、手疗等4大疗法。药物学说包括草药、动物药、矿物药及其药物性味(将药性分为干、热、湿、寒及干热,湿热、湿寒、干寒,并将药物性味分1、2、3、4级)、矫正药、代用药等;制剂学说包括剂型,剂型分为膏状制剂(糖膏、蜜膏,苦膏、解毒膏、粗膏、仁膏、情舒膏、花膏、含膏、软膏、敷膏)12种,硬状制剂(片剂、小丸、肛门栓剂、耳鼻栓剂、阴道栓)5种,散状制剂(内服散、牙粉、眼粉、吹粉、口腔粉、冲剂)6种,液状制剂(糖浆、蒸露、果浆、煎汤、浸泡液、粘液、鼻闻液、洗脚液、油剂、灌肠液、滴液、酸液、注射液、口服液等)20多种,共60多种。各种制剂均有属性(干、湿、寒、热及干热、湿热、湿寒、干寒),并且属性具有特定方法计算的性级,如:1、2、3、4级。

内科疾病多以内服药为主,非体液型气质失调疾病采用调正法,体液型气质失调疾病首先采用致病体液成熟法,第二步用致病体液排泄法,第三步才用主药根治法。还有熏药、坐药、放血、冷热敷、日光浴、 温泉浴、埋热沙等20多种疗法。对肝胆疾病、消化疾病及 白癜风、 糖尿病、血管硬化性心脏病等有较高的疗效,在外科方面,在服药的同时采用烙法、热罨、披兽皮、结扎、 手术、针刺、 按摩、手法复位等20多种疗法。常用药已达800多种,制剂400多种,维吾尔医药学深受当地人民的欢迎,它在民族繁衍和卫生保健中做出了重大贡献。

近代,由于西洋医学的输入,维医药学与中医药学一样也面临受排挤、歧视,甚至灭亡的境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维吾尔医药学获得了新生。特别是自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州、市、县创办了48所维医医院或西医医院内开设维医科,还创立了新疆维医专科学校和新疆维医研究所,开展了医、教、研工作。有名望、真才实学的维医人员被授予相应的职称,鼓励他们带徒弟,总结经验,著书立说。新疆维医研究所同自治区、喀什、和田、吐鲁番4家维医医院结合现代科学技术对剂型改革、白癜风、糖尿病、 冠心病进行了研究,已取得较好的成果,其中治疗白癜风的成果荣获新疆科学大会“优秀科研成果奖”。这些辛勤耕耘的科技成果,都离不开维医前辈的共同努力,他们为发展维医药事业留下了宝贵财富。如:已故的喀什维医医院创建人玉素甫·阿吉生前编著的《卡祖农》(小医典),已故和田维医医院吐迪·买买提医师编著的《维医治疗手册》及已故吐迪·阿吉维医主任医师的《维医处方集》,已故阿图什维医沙木沙克主任医师著《骨伤科治疗学》,已故的乌鲁木齐维医医院(现自治区维医医院)主要创建人之一巴义·阿洪主任医师著《维医常识》等

医书已出版发行。新疆卫生厅主编由新疆卫生出版社出版的有《维医常用药材》《维医常用制剂》及维医中专、大专基础理论、内、外、妇、儿、 五官科等一套11本教材。在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的统一安排,新疆卫生厅的支持下完成了《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维医药学分卷》的编写、出版任务,其中第二册荣获首届中国民族图书一等奖。新疆维吾尔医研究所主办的《维吾尔医药》杂志荣获全疆科技期刊评比一等奖。维医电脑诊治系统荣获全国中医药博览会“神农杯”奖,等等。

维吾尔医药学象一颗明珠镶嵌在中国的医药学宝库之中,光辉灿烂,为保证中国各族人民的健康事业继续做出贡献,并将会为全人类的保健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上一篇藏药
下一篇傣药
文章分类: 民族医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