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汇——汇聚中医药资源,传承中医药事业!
搜索
搜索

藏药

藏医药学中华民族医药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有着3000多年历史,在西藏这块神奇而广阔的雪域大地上,勤劳勇敢的藏民族凭着自己世代积累的医药经验,用他们的智慧和劳动同恶劣的自然环境进行抗争,并吸取邻近地区的医疗精华,创造了具有本民族特色的藏医药学。

快速导航

中文名
藏药学
地区
西藏
历史
3000多年
特色
具有本民族特色的藏医药学

经历了千百年临床实践证明,以及历代藏医大师潜心钻研和经验总结,形成了疗效确切、独立完整的藏医药学体系。其中藏药学是藏医学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最早的疾病是消化不良,最原始的药是开水,最初的医疗者是拉苍巴”这说明了藏医学实践在某种意义上讲是从药学实践中开始的,虽然在以后的整个医学发展进程中形成了各自的理论和实践内容的侧重点,但是医学和药学的理论及实践方法是同一个根源。

其中藏药学的历史也是非常悠久的,藏族人民开始在雪域高原寻找食物的过程中,就逐步学会了一些食物的医药性能,在医药的朦昧时期,就已经知道“有毒就有药”的道理,这就是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因中毒而导致某些病痛,从而发现药物的过程,这是药物知识的积累过程。

最早的医学著作《医学大典》和《无畏的武器》,由于早已遗佚,无从查考,但其中必然有药物方面的内容,当无疑问。现存最古的医著,公元八世纪上半叶成书 的《月王药珍》中,已经载有药物780种,其中植物药占一半以以,达440多种(占56。4%),动物药260多种(占33。3%),其余80种(占 10。2%)是矿物药。书中所载的药物,主要是结合疾病来论述的,也有一些专章专门讨论如五灵脂、硫磺以及粉剂、膏剂、汤剂等各种制剂及具体药物,也曾偶尔提到一点带理论的东西。但总地说来,当时的药物学还处在比较初级的阶段。

同一世纪下半叶的《四部医典》既是藏医基础理论的奠基作品,又是在藏药学方面打下坚实基础的经典著作。书中提到的药名,在1000种以上,对许多药物的来 源、质地、贵重珍宝药、石类药、土类药、木类药、精华类药、湿生常用的药物。这部古典著作还把药物按其治病的作用分成十七类,即治热性病药、治赤巴病药、 治血病药、治瘟疫热性培根病药、治隆病药、治寒性培根病药、治黄水病药、治虫病药、治腹泄药、治尿病药、催吐药、下泻药等。

在吐蕃王朝崩溃之后,西藏地区处在割据的混乱状态,此时,由古天竺输入一些医学,主要是寿命吠陀医学的“八支”,一些药学专著也相继出现。主要的代表作有《甘露精义八支密诀》、《药诊八支》、《甘露八部》、《草药大全》等等,其中药物的分类法大致仍然与〈四部医典〉的相差不远,只是在 内容方面做了一些充实。

此后的四个世纪,各个学派不仅在医学临床方面出现繁荣的景象,在藏药上更显出争鸣的重要意义。南方学派在用药习惯上善用清凉性药物,对药物的形态特征、 生活环境比较注意,他们还绘制了不少药物的形态挂图,对药方的配制,也提出不少意见。其代表著作如《千万个舍利》、《祖先口述》虽然不是药学专著,但其中有关药物的内容,都有独至的见解,尤其是后一部书,仍被藏医学家所推崇。北方学派则善于应用温热性药物,这与当地高原环境有关。这一派同样也绘有不少药物挂图,尤其是伦汀堆孜久美在绘图的技术方面,更为后世所推崇,成为其后成套系列的医学挂图的蓝本。他们还有不少有关药物方面的作品,如《珍宝图鉴》、《药方秘要》等。

十七世纪以后,藏药由于理论和经验的不断积累而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这一方面表现为彩色医药挂图的完成,其中药物学的内容十分丰富,色彩鲜艳、形象逼真,有些足以为鉴定药物之品种的依据;另一方面则是十九世纪问世的《晶珠本草》的著成。它可以说是集藏药学的大成,在藏药学发展史上是一块重要的里程碑,其所载的药物,共分十三类,二千二百九十四种。它对于统一药名、订正谬误、鉴别品种方面,都做了大量工作,特别是在理论性的问题,与每一种药物互相结合,使之具体化,使后世有所遵循,成为藏药学史上的重要典籍。

药物治疗在藏医学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吐蕃时期就有了“有毒就有药”的记载。但藏药学与藏医学在早期是相互融合的,并没有单独的藏药学专著,从7~8世纪的《月王药诊》和《四部医典》的内容中就可以看出。直至10世纪才开始有藏药学的著作问世。到了18世纪,藏药学著作已约达120部,其代表作首推《晶珠本草》。这时是藏药学史上的兴盛期。早在公元前,藏族先民在生产和生活的过程中就已经发现了某些动、植、矿物有解除人体疾病的功效,如用酥油止血,治烧伤、烫伤;用青稞酒通经活络散瘀,等等。这些经验通过言传口授保存于民间,而这一时期就是藏药学的启蒙时期。

现存最早的一部藏医学著作是《月王药诊》。其中就记载有藏药780种,包括植物药440种,动物药260种,矿物药80余种。而到《四部医典》问世之时,其中所载的药物已达到1000种以上。6~9世纪中叶是藏医药学史上的关键时期,虽然此时的著作大都是藏医学与医药学的合著,但为后来的藏药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直至清代出现了著名的藏药学专著——《晶珠本草》,其中共载约2294种,在藏药的分类方法中是颇具代表性的。根据药物的来源、质地、生境和入药部位等将藏药分成13类,包括珍宝类、石类、土类、汁液精华类、树类、湿生草类、旱生草类、盐碱类、动物类、作物类、水类、火类、炮制类。树类又分为叶、花、果实、枝、杆、皮、树脂等7类。旱生类系草本,分根、叶、花、果实、地上部分和全草等6种。这种分类方法比较科学,在植物和药物分类上仍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在藏药的应用中,矿物药和动物药几乎占了用药总数的一半以上,这在其他古代传统药学中是很少见的,这可能与青藏高原的自然环境及其所形成的民族风俗习惯有密切的关系。而且藏药中有不少药物只产在高海拔的环境中,如高山雪莲花、喜玛拉雅紫茉莉等,这也是其他医疗体系中少见的。

藏药学有其独特的理论体系,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认为药物的生长、性、味、效与所谓五源(即水、土、火、风、空)有密切关系;二是认为性、味、效是临床用药的理论基础。

藏药有六味、八性和十七效。六味是指甘、酸、咸、苦、辛、涩六种,其滋养身体的力量依次以前者较大。具有甘、酸、咸、辛味的药物能医治隆病,具有苦、甘、涩味的药物能医治赤巴病,具有辛、酸、咸味的药物能医治培根病;八性是指8种性能,即重、润、凉、热、轻、糙、钝、锐,在临床应用中要依据对治的原则,即热性病以寒性药物治疗,寒性病以热性药物治疗,寒热并存的疾病以寒热药兼而治之;十七效指17种对治功效,寒与热,温与凉,干与稀,润与糙,轻与重,稳与动,钝与锐,柔与燥及软。总之,药物的功效是以寒热为主导的,热的效能医治寒性病,寒的效能医治热性病,只有判别清楚疾病的性质,然后用与病性相反的药性药物治疗,方能收到良好的效果。对“三因”所致的病症,也要讲求药物的性效,治疗才能得到理想的效果。如治疗隆病,宜用具有重、稳、钝、柔、润、干等药性的药物,以使体质结实,抵抗力增强;治疗赤巴病则用具有凉、稀、钝、润、软性的药物,以滋润身体;而治疗培根病则以具有辛、锐、糙、轻、动等性质的药物,使身体产生较多的热能。

藏药的剂型也有其独特之处。常见的剂型有丸剂、散剂、汤剂、膏剂、药油、药酒和滴剂等。在配制之前应首先对原料药材进行鉴定。这包括品种、质量等,然后再按炮制通则予以加工炮制,万可按照处万刑量进行配制。最常用的剂型是丸剂,系指药物细粉加适宜的粘合剂制成的圆球形制剂,又分水泛丸、浸膏丸、酥油丸、药油丸等。藏药虽然也有汤剂的使用,但一般很少,这可能与高原地区的气压低、水的沸点低有关,在这种条件下很难将药物中的有效成分完全煎熬出来。

藏药十分讲究对药物的炮制。一般的炮制手段有筛、刮、洗、漂、碾、炒、煅等,根据不同药物的特点而分别选用。同时也很注意选择适当的时间来采集药物。在不同的季节,根据药用的特点分别采摘其根、茎、花、叶等部位,然后去除其杂质,阴干、晒干。

当然,藏药也有不少成药,包括二十五味珍珠丸、十味诃子散、八味石榴清肺散九味牛黄丸珍珠七十味等。其中的一些,如珍珠七十味对神经系统疾病的疗效显著,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深受广大患者的欢迎。


上一篇医经
下一篇维药
文章分类: 民族医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