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中医药传承者联盟——汇聚中医药资源,服务全民健康!

杏林春满   大爱为民 ——记北京大卫中医医院张占宗院长

杏林春满   大爱为民

——记北京大卫中医医院张占宗院长

文/袁利晖   摄影/孙文静   通讯员/韩林

20190718

【人物介绍】

张占宗,男,教授,专家,北京大卫中医医院创始人、医院院长,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常任理事,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常务理事,中国长寿促进会副会长。中国红色文化研究院红色爱心大使,红色企业家。

张占宗系清朝宫廷御医张福海嫡孙。张福海是祖传中医,曾为隆裕皇后、慈禧太后等皇宫内人献方诊病。张占宗自幼随祖辈学医,精细琢磨祖传秘方,博学强记,融汇贯通。三十岁左右医术在家乡和京津附近就很有名气,被当地人称为“小张福海”。以后又入医药院校,受正规系统教育;拜当世著名中医为师,医药知识技能不断长进。他创建的北京大卫中医医院,是二级综合医院,是医保农合定点医院,中国民族卫生协会防癌、抗癌定点医院。以中医治疗癌症,疑难杂症为主,以治疗常见病,多发病为辅,集医疗、科研、保健、预防、体检及健康管理等为一体。设有门诊楼、病房楼,开放病床300余张。

张占宗的医疗技术和社会公益事迹报道曾见于中央电视台7频道、12频道、北京电视台、河北电视台等有关栏目;各大报刊和网站曾宣传他的事迹。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中国老区建设促进会,中国民族卫生协会,授予张占宗“爱心大使”、“群众满意医院”、“质量信得过医院”称号。

7月的北京,骄阳似火。几日前得知张占宗院长受邀前往国外讲学,周三才回国。于是按照约定时间,我们来到位于北京昌平区沙河镇的北京大卫中医医院。

接待我们一行的是医院的副院长龚雪,落座后,方得知张院长昨日深夜才到京,今天一早7点已经开始接诊。直到下午2点了,候诊的病人仍旧络绎不绝。

走进张院长的办公室,古色古香的大型樟木书柜,摆放在房屋四周,窗台上摆放着各式草药标本,阳光透过巨大的窗户照进房间,既不浓烈、也不昏暗,室内散发着安宁和谐的气息。办公室也是张院长的诊室,只见张院长端坐桌前,正专心致志为身旁的患者观舌把脉,周围候诊的病人也都安静的等待。

诊断完毕,略一沉吟,张院长的方子就如行云流水般开据完毕,随后请助手带病人到另一处就座,准备针灸。酒精消毒皮肤后,只见张院长先针刺大椎穴并着重在大椎穴提捻多下,然后持针在身上重要穴位快速针刺起来,每个穴位均不留针,准确刺入、快速拔出,每个穴位针刺均不超过1秒,还未等病人回过神来,整个针灸治疗已经完毕,其速度之快捷、手法之精准,令在场人员叹为观止。一个曾经治疗过的大姐和笔者说,自从张院长针灸一次后,浑身舒服、睡眠香甜,困扰多年的颈椎痛有了很大的改善,由此看来,张院长的医术果然名不虚传。

送走最后一位病人,神采奕奕、毫无倦色的张院长接受了我们的专访。得知我们的来意,张院长不无感慨地说:“国医与国药,是我们祖先留给中华民族最为宝贵的遗产,中医药既具有实用性,能治病救人,同时又具备深厚的文化性和艺术性。什么是真正的中国中医呢?就是这些凝聚着祖先心血、饱含祖先智慧的珍贵的经方古籍。”言毕起身,张院长带着我们一行人,参观他珍藏的古籍经方。

打开一扇柜门,满书柜摆放齐整的中医古籍赫然在目,泛黄的纸张、破损的页面,仿佛在向人们诉说历史的沧桑、生命的不易。一个人能见到一本古籍都是幸事,当你面对成千上万册饱经风霜的孤本残卷,还是让人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带上白手套,张院长小心捧起一本古籍,“你看,这是乾隆四年的中医手抄本,距今已经280年了。你看这些字迹娟秀的小楷,都是古时医家就着昏暗的煤油灯,一笔一划,恭恭敬敬抄写、记录下来的,每一本都是孤本绝版,每一本都凝聚这位大夫毕生行医经验的总结。我们祖上所收藏的经方古籍包罗万象,既有皇家的、也有官方的,还有民间的,既包括中医药的种植、采集和炮制,又包含中医理论学说以及各种经方验方,内容之广、价值之深,至今无法估量。”

据悉大卫医院现存古医书籍、医案、教案4万余册(套)。经专业人士和中医科学院大体测评,其中善本8000余册(套),珍本500余册(套),孤本12册(套),年代跨度历经唐、宋、元、明、清、民国。其中《几希录良方合璧》、《痧胀玉衡全书》、《千金方衍义》、《医门法律》、《冯氏锦囊秘录》、《本草求真》等版本极为珍贵。经粗略估计现存古籍中包含上亿个古医方,现在整理出来的古医方、经验方、单方200余个,其中肿瘤、再障、带状疱疹、糖尿病、肾结石、冠心病、肝腹水等医理、医方已整理上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为了更好地保存极为珍贵的中医古籍,张院长特地建立了一个《中医药古文献馆》用以保管收藏这些古书籍。捧起一本本古代医书,不苟言笑的张院长饱含深情,他说:“这些古医书、医方主要是我祖父张福海在行医期间,购买一些,同仁赠送一些,利用宫廷行医之便收集一些,皇家赠与一些。尤其是在保定办中医讲习所时,为教学购买了大量医学用书,编写了大量教学教案、个人手记医案等。你看这部书上作者题字‘万灵真神、百试百验’,可见其对于这个方剂的珍爱和认可;你再看这本,乾隆十五年的‘百病次消丸’,上面是乾隆皇帝的印章和题字‘此书好’。这些古籍不但是经方验方,更是珍贵的文物。祖父不惜重金收藏。抗日战争爆发前,为了不让文物丢失损坏或是被侵略者掠夺去,祖父和家人将所有古籍藏于墙壁夹缝中,或者放入大缸深埋于地下,这样才把这些古籍保存下来。面对成箱的金钱我绝不会心动,但是面对这些浸染着祖先心血的古籍,我总是百感交集、不能自已,他比我的生命还要珍贵。”

参观完毕,一行人落座,张院长接着谈到:“北京大卫中医医院是2007年8月1日成立的。做医院劳心劳力受委屈,人家问我为什么要干呢?我说就是为了这传承下来的上万本古籍。挖掘、保护、传承、运用这些古籍是我毕生致力的事业,也是我无论遇到多大困难、遭遇多大委屈都能坚持下来的动力源泉。这些古籍的历史价值、现实意义太大,把他们整理开发出来用于临床,将会为整个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带来巨大的健康福祉。”

“健康中国到底怎么落地呢?我认为继承开发好我们祖先留下的经方典籍就是健康中国落地的重要抓手。与其说在嘴上,莫若起而行之。因为时间和精力有限,我们开发的经方、验方才占这些古籍方剂的1%都不到。但就是这1%的经方用于临床,再结合我们特有的绿色野生中草药和超临界二氧化碳萃取技术,让我们医院在一些疑难杂症和慢性病等的治疗,取得了令人满意的临床疗效。”

山东临沂一位画家的亲属,出生三个月即被诊断为小儿先天胆道闭锁症,只有换肝才能暂时保住孩子的性命,一家人焦急万分向张院长求救。张院长安慰家属后,立即俯身在古籍里寻找答案,包罗万象的古籍不但解答了患病原因更给出了治病方案。于是张院长信心百倍为孩子治疗,孩子太小,就采用子病母治的原则,妈妈喝药后通过喂奶给孩子治疗。一个月后,孩子全身黄疸退去,二个月后症状全无,康复出院,而全部医药费用才几千元。

无独有偶,欣喜之余带儿返乡的一家人,火车上遇到一位愁眉不展的姑娘。原来女孩的妈妈患肝脏肿瘤,已经发展为肝硬化腹水,生命进入倒计时了。女孩急急忙忙返回家乡预备见母亲最后一面。火车上听到孩子重获新生的神奇经历,女孩止住哭泣,当即决定带母亲来大卫中医院诊治。临行前,女孩的家属灰心丧气,甚至断言,此一去,返回的只有母亲的骨灰了。然而奇迹就发生在坚持中。经过张院长及其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女孩母亲得以康复并健康地返回家乡,女孩的姥姥感激地对张院长说,你让孩子没有失去母亲,你让我没有失去女儿。

癌症是顽疾,但对于张院长和北京大卫中医院来说,不是不治之症。“癌症可以治疗康复”,这是张院长给我们的明确答复,而这份从容和自信就是来自充满说服力的众多医案和令人满意的疗效。

患者陈在民,男,71岁,北京人,2008年11月20日病理切片报告提示,右肺下叶中-低分化鳞状细胞癌。肺癌大小为4.5X4X3.5厘米,累及段支气管、脏层胸膜、支气管断端未见癌肿,肺内淋巴结有转移。患者当时全身状况差,多方求治无果。听说北京大卫中医医院治癌有方,随即来院求诊。张院长组织专家会诊,以祖传中药方加减,对症治疗。通过“中药、食疗、心里治疗”三位一体治疗后,患者身体状况恢复良好,已经生活至今。2012年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复查,至今未见复发。

患者王某,女,49岁,北京某中学教师。2009年在301医院确诊为乳腺癌,实施全切手术并化疗7个月、放疗2个月,后转移至淋巴系统和纵膈。花费16万后告知无法再治。2010年来大卫中医院采用中医药治疗,第四个月上班,整个治疗花费为5400元人民币。

困扰现代人的顽疾,例如再生障碍性贫血、白血病、癌症、股骨头坏死、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等,在张院长看来都是有办法治疗的,这不是夸大其词而是用每一个事实来证实得出的结论。张院长说:“这些重病、大病、顽疾,在祖先流传下来的经方、验方中都有治疗方案的记载,而且目前用于临床,疗效也好。中西医并重这一战略方针在攻克癌症的战役中至关重要,如果说世界顶尖的医学技术为人类健康做出了50%的贡献,那么剩下的50%应该有我们中国中医来承担,这也是毛主席生前预言的,中医药将为全人类做出贡献。”

“那么为什么当前中医的发展远远落后于西医呢?”张院长接着谈到,“因为历代中医人的保守,好东西总是藏着掖着不外传。这就严重影响了中医的发展,一些医生有治愈某种疾病的经方、验方,病人只有找到这个医生才能治愈这个疾病。找不对医生,就白白喝苦药汤子而疗效甚微,严重困扰了中医的发展。所以当务之急是挽救和保护这些流传下来的经方古籍,挖掘和保护经方、验方并真正将他们用于临床。在古方今用上,我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并已经率先实践,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归根结底,疗效是医院生存下来的硬道理,没有疗效的医院是没法生存下来的。”

北京大卫中医院在张院长的带领下,在北京市和昌平区政府和有关部门领导、关心支持下,经过十余年的辛苦耕耘,目前已经拥有国家顶级医学专家团队和一批经验丰富、以中医治疗癌症、糖尿病、肾病、心血管病、股骨头坏死、再障、带状疱疹、牛皮癣、偏瘫后遗症、腰颈肩痛、小儿先天性胆道疾病及各种疑难疾病见长的资深医师。开设有肿瘤科、心脑病科、脾胃病科、糖尿病科、老年病科、妇科、急诊科、治未病科、针灸推拿科、药剂科等多个专业科室,开放床位300余张。

“我从事中医不是为了发家致富,而是为了治病救人,为了让百姓看得起病、看得好病。”大卫中医院的治疗特色无不体现中医药的简便验廉。例如带状泡疹,往往针药并用,花费几百元即可治愈且不遗留后遗症;心脑血管等慢性疾病采用中医调理,几千元的医疗费用也能取得很好的临床疗效;而肿瘤、再障、肾病等疑难杂症,医院的用药费用也只是其他方药或诊治费用的十分之一,普通的工薪阶层完全能够接受,真正做到人民的医院、平价的医院、舒心的医院、放心的医院。

不仅在收费标准上坚持平民化,大卫医院对有经济困难的群众还给予免费救治。积极扶持革命老区卫生健康事业,帮助老区兴办疗养院、医院,为老区患者免费提供医疗和健康养生服务。至今已为革命老区和困难群众免费提供医疗达600余万元。积极参与并组织医学研讨会,为社会卫生健康养生提供理论支持。与社区诊所一道,利用重大节日或群众周六周日休息日,深入社区、农村、工矿企业义务宣传健康卫生保健知识、送医送药上门。不定期为老干部、老党员、老模范、老专家、老军人免费查体。及时推荐有肿瘤病患者到医院诊治,及时解决群众医疗方面的困难。

欣逢盛世、国泰民安。在党和国家大力支持和鼓励下,中医药事业迎来了崭新的春天。“天时、地利、人和,让我们家传的中医古籍再次重现光华。经方古籍虽是爷爷留下来的,是我们家族宝贵的遗产,但它更是祖国医学上璀璨的明珠。为了弘扬中医药文化、继承和发展中医药事业,我们绝不私藏祖上遗产,而是迫切呼唤政府和社会有识之士,与我们一起挖掘、保护、开发、利用。我们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把这一宝贵财富传承下去、造福百姓。我们更有信心通过一带一路,把祖国的医药学传向世界,惠及世界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