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中医药传承者联盟——汇聚中医药资源,服务全民健康!

愿每一个孩子都拥有一颗健康的心

愿每一个孩子都拥有一颗健康的心

——记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先心病筛查志愿者医疗小分队

文/《国医国药》杂志社   袁利晖

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儿童专科医院,专家云集、实力雄厚、有口皆碑。此次儿研所派出先心病筛查志愿者医疗小分队,小分队工作的第一站就是香格里拉州医院。

工作伊始,在张辉主任的带领下,首先向该院患儿送爱心包裹。这些包裹凝聚了首都儿研所全体医护人员的爱心和祝福,爱心包裹随着小分队来到云雾缭绕的香格里拉,这些看似普通的彩色画笔、动漫水杯、运动计时跳绳、新华字典、五子棋、儿童口琴,让孩子们体会到来自首都的关爱。

邓莉主任医师,名如其人,温婉秀丽、纯净清新。邓主任临床工作32年,是儿童感染性疾病、儿童腹泻病、儿童功能性胃肠病等方面的出色专家。受共铸中国心组委会的委托,邓主任此次主要任务是调研、指导当地小儿感染性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同时为当地儿童进行疾病诊治。

“这里的孩子感染性疾病主要还是集中在呼吸道感染和小儿腹泻。”邓主任娓娓道来:“这两天门诊和住院查房,集中解决了很多问题。今天下午我们准备前往社区和基层医院,组织一次社区培训。首都儿研所非常注重对家长的科普教育,我也曾经前往北京的远郊区县和流动人口聚集的地区,多次开展小儿科普讲座。依据经验,很多小儿常见性疾病都属于自愈性疾病,随着时间推移自己就能痊愈,家长们如果学会家庭护理的方法,就能加快孩子痊愈的速度;如果能够懂得如何预防感染性疾病,就会让孩子少得病、少受罪。而现在面对焦急的家长,许多医院采用扩大化治疗的手段,这个完全是没必要的,对孩子的康复也起不到积极作用。过度治疗的根源一方面来自家长的焦虑急迫、希望孩子赶紧好起来;另外也是我们许多基层医院医生的认识误区。我觉得,这次我跟着共铸中国心来到迪庆,首要任务是开展两方面培训,一个是针对家长的,告诉家长们什么情况必须赶紧就医,什么情况在家观察;儿童常见疾病的护理以及预防疾病的手段。对于医生层面,我们已经发送给医院一些儿科疾病方面的学术资料,供当地医生参考学习,同时我会根据当地医生的需求,有的放矢地为他们开展针对各类疾病的诊治与护理。提高当地医生的诊疗水平是我们的最终目的,这样这里的孩子就能少生病、少遭罪。”稍一停顿,邓主任接着谈到:“不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地方,基层科普工作太重要了,儿童健康管理要前置、绿色疗法要普及,这样一来,既有利于我们的孩子成长,又减轻了大医院的就诊压力,把宝贵的医疗资源留给那些真正需要的家庭。”

话音未落,刚刚视察完工作的张辉主任来到这里。张辉是小儿心脏外科的专家,主任医师,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心外科主任。俊朗潇洒的张主任有着外科大夫特有的精干敏捷,只是双眼浮肿,略显疲态。一问方知,严重的高原反应让张主任头疼难忍,一天要吃6-8片去疼片,再加上头疼导致的失眠,所以面容略显憔悴,明天还要入户筛查,可见高原巡诊是一场对身体和精神的挑战。

张主任介绍到,两天大约筛查了61名儿童,其中需要手术治疗的有2-3个。后续还要前往学校和入户进行筛查,争取做到早发现、早干预、早治疗。接着张主任谈起他对边远地区医疗水平建设的意见,他说道:“对于类似小儿先心病和慢性疾病的诊治与管理,我认为重在知识下沉,怎样下沉呢?就是走出去和请进来。例如以前地方医院经常派医生到我们医院进行小儿先心病的进修和实践。半年到一年后回到当地医院开展工作,同时我们也经常到地方医院进行现场指导。经过几年这样的知识下沉,地方医院也能自己开展复杂的先心病手术。再者慢病管理,也不是一次讲座就能解决问题的,长期的医疗和生活方式的干预,才是慢病管理的关键。而这一切,也与提高当地整体医疗水平以及当地老百姓健康意识有关。”

喘了一口气,张主任接着谈到:“小儿先心病手术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心外科手术,不但需要大量资金支持,更重要的是需要一支高素质的、多学科的团队协作,才能完成这样高难度的手术。这在许多地方医院是很难实现的,小儿先心病是出生缺陷率的第一、0-5岁小儿死亡的第一,所以预防小儿先心病应是重点。作为医生,我认为要注重科普宣传,教育孕妇孕前补充叶酸、防范一切引起胎儿畸形的危险因素,特别是怀孕前三个月,更应注意。”

一直在做超声检查的曹爱梅大夫,这会刚刚闲下来。曹爱梅副主任医师,从事超声心动图检查近二十年,对小儿各种先天性心脏病、心肌病、瓣膜病、川崎病及心脏功能评价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特别是小儿复杂性先心病等方面有深入研究。

端庄朴实、温文尔雅的曹主任,向我介绍两天的筛查情况:“这次义诊带来一台本院最先进的超声心动检测仪。检查的孩子还包括刚刚出生的新生儿和早产儿。州医院的设备相对还是落后一些,大夫的经验以及诊断水平需要提高。我们昨天一边给孩子检查一边给他们培训,但是时间有限,如果他们能去北京,跟着我们进修一段时间是最好的。小儿先心病越来越引起社会的关注,除去北京的公益组织,成都等地的公益机构也经常进行巡诊和筛查。孩子越早发现治疗,预后越好,我感觉自己能到迪庆来为孩子检查,心里很是高兴。尽管也是高反头疼要吃药,但是一忙起来,也就不难受了。”

没有豪言壮志,没有动人词汇,却如甘霖洒向心田。所有参与迪庆义诊的医学专家们,都是默默无闻的奉献者和播种者。

转身寻找李爱杰大夫,刚刚还伏案工作的她,此时却已经不见踪影,不是查房就是在查房的路上,这可能是李大夫最真实的写照了。2012年李爱杰大夫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获硕士学位,现为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心血管内科主治医师。虽然没能与李大夫沟通上,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又是一位年轻有为、肯干务实的青年栋梁。

中国的整体医疗水平,相比西方发达国家,仍存在较大的差距。国人在卫生健康知识和正确对待生老病死的认知方面,还存在很大误区。科学不是万能的,健康的钥匙掌握在自己手里。尽管社会对医护人员存在很多误解,但是真正希望病人康复的,确是这些被屈解的白衣天使们。古人云“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身背重负、心怀大志的医护人员们,健康中国的宏伟蓝图中你们是中流砥柱,

请多多珍重、砥砺共行!